寰宇奇观:专疼“巫师”孩子,她在希望什么?

2016年04月11日

iWeekly

一张“尼日利亚‘巫童’得救助”的照片在网上引发热议,人们除了因当地的迷信贫穷而感到震惊,也为照片里那位女士疼爱孩子的举动所温暖。这位女士名叫Anja Ringgren Loven,是非洲儿童援助教育与发展基金会(African Children's Aid Education and Development Foundation,ACAEDF)的创始人。来自丹麦的她在尼日利亚建立了一家孤儿院,收养了许多无家可归小孩。这个组织在做什么样的事?Anja想要实现什么?iWeekly特别连线,听她讲给你听。

▲在尼日利亚,人们往往将异常天气或者家人因病死亡归因于“巫师的诅咒”,当地人会将一名灾星孩子推出去让其自生自灭。图片中这位瘦骨嶙峋的孩子便是其中一位。Anja的收养了他,给他取名“Hope”,意为希望。现在,Hope已经是一位身体健康,喜爱运动的小男孩。

Q:iWeekly

A:Anja Ringgren Loven,ACAEDF创始人

Q:在Hope成年之前,您会继续帮助他吗?

A:当然,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在阿夸伊博姆州所有的“巫师孩子”都有机会上学。宣传教育工作非常重要,我们坚信,教育是破除迷信的关键。我们在宣传工作上花了很多时间,和村民们见面并创造交流平台是我们的责任。

Q:您是如何尝试破除那里的迷信的?

A:早期的非洲文学里提到过巫师的概念,在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巫师也被形容成是萨满、治疗师或者智者。要破除这个迷信,我们会加大宣传,和当地村民聊聊“巫师诅咒”这个迷信。说到底,人们仍然抓住这个执念不放的原因,就是因为极度贫困和无知。

Q:您是如何给这些受到惊吓的孩子们提供心理指导的?

A:我的团队非常专业,而我的丈夫David Emmanuel Umem,也就是孤儿院的院长,已经在心理治疗领域工作了10年,他和许多被虐待的孩子们接触的时间非常久,经验丰富。

对于每一个孩子,孤儿院都会建立独立的心理档案,专门的护士和老师也会和孩子们紧密合作,共同克服心理障碍问题。

世界上所有的心理治疗师都会通过和孩子玩耍进行治疗,我们也是如此。包括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在内的很多著名哲学家都曾思考过,为什么玩耍对人如此重要?玩耍治疗是一种基于正常交流和学习过程的建构性方法,玩耍的本质就在于,孩子可以通过这个方法来表达和学习,掌握自控和平衡能力,建立自尊。

在经历了家人虐待和社区抛弃后,这些孩子急需重建自尊。我们会和孩子们一起跳舞、唱歌、讲故事、排演戏剧,让孩子简简单单地做个孩子,奇迹就会发生!

Q:有多少孩子得到了基金会的帮助,您知道在非洲总共有多少孩子遭受这样的苦难吗?

A:孤儿院已经收容了35个孩子,50多个“巫师”得到了帮助。在此之前,我的团队也已经帮助了300多名孩子。我并不知道“巫师”的确切数字,因为根本无法估计。尼日利亚是非洲的人口大国,有1.8亿人。仅2008年,尼日利亚的‘巫师’数量就已经达到了1万人。

Q:您刚才有提到说,会帮助这些孩子上学,具体会怎么做呢?

A:除了基金之外,我们还会与当地政府合作,呼吁他们将更多的钱投入到教育中去。

Q:除了Hope之外,还有什么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

A:你可以在我的脸书上看到其他被救助的孩子信息,3年以来,我一直保持着更新,用脸书记录发生在孩子身上的故事。在Hope之前,世界从没有看过这儿一眼。但晚关注总比永远不关注来得好。

▲图片中的孩子名叫Victor,他正在努力学习英文ABCD。Anja和其他志愿者们帮助一些孩子通过了学校的测试,有的还拿到满分。来自ACAEDF Facebook主页分享。

▲尼日利亚足球队长John Obi Mikel 也在网络上为“Hope”加油,为ACAEDF加油。来自ACAEDF Facebook主页分享。

▲图片中的孩子名叫Prince,三年前开始被Anja照顾,现在成绩优异,还得过比赛第一名。来自ACAEDF Facebook主页分享。

Q:您的工作最困难的是什么?

A:尼日利亚是个危险的国家,在这个地方工作处处步履艰辛。它最大的问题就是日益严峻的腐败,并且对生命毫无尊重。尼日利亚被一分为二,北部是穆斯林区,南部是基督徒区。在博科圣地组织的攻击下,数千人失去了生命,而独立派的野心也与日俱增。一些北部州实施着伊斯兰教法律,这就埋下了分裂种子,数千名基督徒都离开了那里。

尼日利亚的危险增加了它的经济困境,外资进入困难。它是世界最大的产油国之一,可是很少人能够从中得益。

采访:沁涵&90

撰文:茹安

编辑:90

·关注我们·

2016-04-11

iWeekly

周末画报移动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