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这本期刊有话要说

2016年07月22日

iWeekly

如今,摄影无时无刻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之中,走在街头随时随地都能看到拍照的人。那么,已经身处读图时代环境下的我们,为什么还要特意去关心摄影?摄影究竟和我们有着什么关系?

围绕这个主题,一群热衷摄影的文艺大咖创办了BROWNIE品牌,期刊《BROWNIE 布朗尼》应运而生。

“关于人群关系,摄影能告诉我们什么?”

这是第一期《BROWNIE 布朗尼》探讨的话题。收录的十个故事绝对令人惊喜。

青年策展人何伊宁是供稿人之一,“立志做中英文化的传播者”的她曾经把50本中国摄影师创作的书籍背到了英国,推出了名为“来自中国的50本当代摄影书2009-1014”的展览,引起了多方面的关注。

之后,她通过在朝圣旅行中的冥想,回顾了自己近十年的成长经历。她的生活不断地在世界大都市切换,这复杂的经历也令她在心理上产生变化。我们是否也会对人群和社交产生恐惧,从而萌生逃离城市的念头,可又被藏龙卧虎的都市散发出的魔幻力量牵扯住呢?

于是,她寻觅自己答案和解药,写了一篇关于离群索居的个人故事,收录在《BROWNIE布朗尼》期刊之中。我们或许能从中找到自己关于城市生活的答案。

Q=iWeekly

A=何伊宁

Q:知道在拍照之外,您在策展和写作方面也做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那更享受哪个部分呢?

A:在动笔回答这份采访之前我刚刚写完《周末画报》Travel Planner的专栏,转眼与《周末画报》城市版合作已有五年了。

事实上从14年之后,我的工作方向已经转向摄影的学术研究、写作、策展以及翻译等工作,除了个别的项目之外,平日里很少摸相机了。如果说我从写作过程中获得了研究和思考的快乐,那么拍照本身带给我的更多是视觉上的触动。

从去年12月担任BROWNIE艺术顾问之后,我针对摄影的研究范围从新闻、纪实摄影和纯艺延伸到更广的实践范围,也很享受这个开放的过程。

Q:很喜欢您在期刊中《关于离群索居》里的表述,这也许是现在很多年轻人的心声。在离开家乡,来到大城市打拼一段时间后,难免会落入复杂人际关系和社交恐惧的束缚,所以“逃离北上广”的呼声也火了一阵子。

但如果适应了大城市生活的节奏和便利,“隐居”的生活又会显得苍白和无所事事。能否对此谈谈自己的感受?

A:我同意中国城市社会学会会长张鸿雁将“逃离北上广”视为伪命题的看法,只怕这句口号早已沦落成“伪文艺青年”面向虚无的一把令牌。

在中国选择“隐居”其实需要付出更多的投入,我个人的情况允许我在大多数时间内能够从复杂人际关系中逃离出来独自进行写作和研究的工作,又可以时刻享受大城市生活的节奏和便利,但这一切都是长期规划下逐步实现的,并不是一句口号那么简单。

谈理想之前先要看自己有什么,并且在得失之间找到自己的位置。

Q:在纷繁的城市中,每个人都被人际关系联系起来,但同时又是一座孤岛。您觉得如何保持这种关系和距离呢?

A:恰巧我在昨天也回答了类似的采访。我与生俱来特别有朋友缘,可我同时又是一个在人群中会感觉到孤独的人。在我看来保持这种关系的关键在于时刻敞开内心去和别人沟通,但同时维持自己的独立性,毕竟距离感是人与人之间最好的尊重。

Q:对你来说,相机是不是就是你与世界联系的工具呢?

A:对我来说,相机是我介入世界的一种方式,而我更擅长用文字去交流。

Q:能否说说摄影带给你了什么?

A:我将摄影作为一种文本,通过它进入到不同的学科和语境之中,在理解图像背后复杂含义的同时去探索周围的世界。

Q:您个人偏好什么风格呢?可以例举一两位欣赏的摄影师?

A:个人偏好针对针对某一文化领域研究所展开的摄影实践,很喜欢身边摄影师杨圆圆和朱岚清的作品,不过我对大多数作品都保有开放的态度。

Q:是如何想到《关于离群索居》这个专题的?我知道您13年的时候做过一次对欧洲文化的朝圣旅行,在此期间有什么趣事或者困难可以跟我们分享吗?

A:《关于离群索居》一文来自《BROWNIE 布朗尼》期刊主编的邀稿,我结合杂志内容、结构和自己的经历选择了disconnection这条线索,之后就有了大家看到的这篇文章。后来Nelson Ng找我要照片时并不知道我也拍照,其实现在杂志中配图的系列正是我在2013年硕士毕业创作的作品,好在没有拉整个杂志的后腿。

诚然,个体对朝圣之旅都有不同的体验,然而它的存在却有着普世的价值和隐喻。朝圣之路是浓缩的人生旅程。在朝圣路上,每个人选择的徒步方式都是各自人生旅程的真实写照:有些人看重路上的每个阶段,有些人想找到捷径,有些人急着往前冲,有些人则选择放慢脚步。唯有前行的方向是不可逆转,而目的地终有一个。在我的故事里,所有路途中的艰辛和愉悦都已成为生命经历的一部分,超越语言所能表达的范畴。

昨晚在看了你的采访问题之后,回想起我当时身上除了一台Mamiya 645相机和几十卷胶卷外几乎都没有带什么多余的装备,相比那些有备而来的朝圣者,我这一路上确实忍受了不少身体层面的折磨,不过这都是经历的一部分吧。

Q:那又是如何参与到《BROWNI 布朗尼》这本期刊中的呢?

A:除了贡献上面那篇文章之外,《BROWNIE布朗尼》由期刊主编Nelson Ng先生协同BROWNIE 团队共同完成。一个月前在上海第一次看到数字版样刊时也吃了一惊,因为此前完全不知道杂志会是什么样。

Q:提起摄影,可能会有两种极端。有的人会想到实用主义的婚纱写真,有的就认为是曲高和寡的艺术,你怎么看待呢?觉得摄影怎么把握这个平衡?

A:每个人对摄影的理解都不同,我对摄影的理解很大程度上受到后现代主义批评家的影响,例如约翰·塔格、维克多·布尔津等人都认为摄影的意义是由其语境决定的,摄影本身并没有什么身份。

我觉得目前相对于文字的普及,人们对图像的理解和认识过为片面和浅薄了。摄影远远比按下快门要复杂的多。

Q:现在拍照是非常便捷的,拍照可以做到随时随地,我们每个人的手机里都存着大量的照片,摄影真正渗透到日常生活之中。苏珊桑塔格也写过“人们以影像的方式占有世界”。

大家阅读的习惯也主要依托网络和手机,那现在做期刊,是一种怎样的出发点呢?有打算去改变读者的阅读习惯吗?

A:这是一本区别于传统意义上的摄影专业杂志,并不仅仅针对行业内部,而是对于围绕着摄影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意在发现当代摄影的无限价值、探索摄影与生活的有趣联结。

我认为《BROWNIE布朗尼》期刊主编和团队都希望能够通过杂志的内容帮助读者通过一个个摄影故事,从而引发自身对周遭世界更多的思考。

受BROWNIE之邀,7月23日(本周六)何伊宁小姐将与《BROWNIE 布朗尼》期刊主编 Nelson Ng 在以 “摄影中的人群关系 ” 为主题的讲座上,分享和探讨摄影以及摄影出版物中的相关内容。

『讲座信息』:时间:7.23(周六) 14:00 - 15:00

嘉宾:何伊宁 | 摄影史学者/策展人/ BROWNIE艺术顾问

Nelson Ng |《BROWNIE 布朗尼》期刊主编

地址:無印良品 旗舰店 上海市黄浦区淮海中路755号 3F

参与方式:免费

那什么是 BROWNIE?

BROWNIE诞生的初衷,是向每一个人分享来自全球的摄影作品和文化。BROWNIE拥有来自中国、英国、美国、法国以及北欧等地的先锋摄影师,和收藏级别的影像输出及装裱工艺,以向每一个人呈现可购买的限量级摄影艺术作品。BROWNIE亦推出BROWNIE 摄影书以及BROWNIE 期刊,并结合跨界公众展览,创造全方位的摄影文化体验。BROWNIE 相信摄影的力量,它能够,改变我们的生活视角,并带给我们启发、灵感、观点,以及另外的世界。

采访&撰文:董闻

图片:BROWNIE

2016-07-22